【阅读下载斗牛牛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下载斗牛牛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那刘海,那月眼……(小说)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1-12 19:56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涧 石 (四川西充)

 
奔六的人了,讲台上的影子一天天稀少,清闲时光与日俱增。应当说,心也该静下来了。那些年,搞应试教育,绞尽脑汁追升学率,青春岁月在照本宣科、勾勾叉叉上消磨,到头来落得个“桃李满天下,尽是青果果”。80年师范毕业,斯文崇一个健步登上讲台,第一堂语文课,教室里坐满区文办及校领导。交换意见,当官的老脸笑开了花,“老先生”的美名落到他头上,意思说课讲得好,经验丰富,不像初出茅庐的人。走出教室,一只堆满肥肉的手扶在肩头:“好好干,年轻人,前途无量呀!”就这样,文崇受宠若惊,怀揣满腹热望踏上一条不归之路。
周六下午放学,秋风无情扫着落叶,四处狼藉,建在乱葬坟上的校园静得让人害怕。文崇目送个个熟悉的身影离去,一种莫名的孤寂劈头盖脸袭来。望着空荡荡惨凄凄的校园,他的心悲凉透顶。
教室门咚地关上,时华背上书包出现在榆树下。她没朝校门去,却左顾右盼往里来。文崇心头一热,打开寝室门迎接。她忐忑不安坐上长木板凳,张惶半天没吭一声。稍稍平静,低头抚弄黑长而整齐的刘海,晶莹的目光不时从罅隙中射出。
“斯老师,我……但……”她红润的嘴唇嗫嚅着,晕红的羞涩爬上白净瘦削的脸。
“别急,有啥大不了的?”文崇急着减压。
“说了你不见怪哈,”她睒了睒门窗,“‘棒老二’们说‘死蚊虫’爱上‘牛屎花’……‘死蚊虫’、‘牛屎花’是骂我们的绰号。”
“好,知道就行……你早点回去吧。”文崇生气又好笑。
时华慢吞吞起身,紧抿嘴角,使劲解读着他的眼神。出门时,腿脚灌满了铅似的沉。没走几步,又下意识噘着嘴回头一望。
夜色渐染渐浓。文崇年轻的心被激发,顿时狂野奔腾往来决荡,陋室狭窄,憋闷难耐。他从破藤椅一跃而起,落寞失神的双眼凝滞在空荡荡的校门,期待时华的身影奇迹般出现。许久,他悻悻回到寝室,闭了眼,任凭成团的蚊子嗜啃——脑海中时华的影像清新靓丽,空气里飘逸她淡淡的体味,越嗅越舒心。额前的刘海楚楚动人,整整齐齐,根根乌亮逼眼。一阵风行,飞呀飞的。尤为可爱的是那双半月样的眼睛,掩在刘海下忽闪忽闪,宛如明晃晃的月儿浮现几缕轻云,又仿佛像薄纱遮护着的娇羞的脸,既欲露出又怕人瞅见。
秋夜漫长而孤寂,文崇紧闭门窗,守着青灯一盏独自煎熬。别看他二十好几的小伙子,近距离接近异性可是头一回。他能说会写,讲台上口若悬河,笔下虚构更是小菜一碟。读高中时,朋友被窝里借手电偷读手抄本,读后兴奋发狂,光溜溜身子痴唤明星美女。文崇看了觉着不够意思,闷声不响划了一通。一个新版本问世,风靡全校,读者纷纷叫好,以为他是牛牛游戏网高手呢。其实,文崇惯于纸上谈兵,真正遇到女人却狼狈不堪、一塌糊涂——大雾的早晨上学进城,前方就是传说中剐鬼皮的乱葬坟。班里白白漂漂的“重庆知情”来了。女生主动靠近,说说话话同行多好啊?文崇万万做不到,浑身上下扎满毛毛刺刺。人家哥开大车,有的是钱,出门一路喷香,可自己一身臭汗……自卑压死人,加之受了“男女授受不清”毒害,文崇憋着一肚子的话不敢说,同她保持十丈的距离走了十五里路,自始至终没吭一声,到了校门才喘过气来。
真的,文崇是地道的孔夫子,他绝对过不了女人关。有啥法?不懂女人,天生的缺陷嘛。八十年代啦,说婚还让乡下媒婆叽咕跑腿。他爸妈望儿成家心切,见他女人面前脸红筋涨又气又骂。一次次鼓励说:“大胆点,女人也是人。表面傲气,说不定还怕你嫌得她呢。”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那刘海,那月眼……(小说)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