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下载斗牛牛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下载斗牛牛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罗尔豪小说:农事诗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3-11 10:07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农事诗

文/罗尔豪
倬彼甫田,岁取十千。我取其陈,食我农人,自古有年
——《诗经-甫田》
第一节
干旱两个多月的天终于下雨了。更田站在自家地头,前面几十米外的地方黑压压一片,雷鸣追着闪电在头顶炸响,雨柱彻天垂落,雨点砸起的灰尘混着溅起的水花,在地面形成了半尺高的浊浪。热风中混合着浓重的土腥味,吹得人睁不开眼。
但雨似乎被施了魔咒,在地头停住了,不在往前走一步,只落在沟东的地里,更田的地只湿了个地皮。
天像是分成了两半,一半电闪雷鸣,一半阳光高照。
更田站在阳光下,听着哗哗的雨声。在瀑布般的雨幕里,仿佛有双恶魔的眼睛在注视他,嘲笑他。他站了一会,突然做出一个奇怪的举动,挓挲着双手,冲进雨地里,在雨地和阳光下跑进跑出,胳膊伸着,似乎是要把雨拉进自己的地里。当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后,抱着脑袋蹲在地上。
村边,几个小孩在戏耍,他们在雨里钻进钻出,仰着脑袋,闭着眼张大嘴巴去接天上的雨水,不时跑到太阳底下喘口气,高声尖叫着。雨把他们的衣服打得湿淋淋的,紧贴在小身板上,但头却抬得高高的,就像那些经过雨水浇灌的庄稼,低垂着的头抬起来,重新恢复了生气。
几只雨燕从太阳下飞过来,钻进雨里,唧唧喳喳,兴奋地拍打着翅膀。
雨下了半个时辰,庄稼汉子们满心欢喜地谈论着这场有些奇怪的雨,几个老太太焚香祷告,然后计算这场雨给自家带来的收益,玉米起码可以多收二百斤,花生可以多收一百斤,还有很多呢,辣椒,红薯,芝麻,再譬如说,浇地的钱也省下了,也算是一笔收入吧。
------
更田的地在村西边,他的庄稼还是低着头,玉米叶子卷曲,呈现苍老的枯白色,就像七八十岁的老汉。花生秧子耷拉着,地上的裂缝几乎能让脚陷进去。芝麻只有一尺高,往年的这个时候,芝麻都有半身高了。就连地里的马鞭草,狗尾草,牛筋草头发都白了,蜷缩着小身子,匍匐在地上。那些小动物,蟋蟀,田鼠,大概承受不了这样的干渴,拉家带口逃荒去了。
老天爷都要杀我呢!更田自言自语地说。踩着积水往家走,很多人跟他打招呼,他的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,就像枯树上开出的一朵花。
老伴站在门前的凳子上,灰白的头发里插着一把梳子。她的手上抓着泥巴,正在往破败的门檐上粘,几只雀子在院子里飞来飞去。看见更田进来,从凳子上下来,搓着手里的泥巴,说,这样喜鹊就不会没地方住了,说着回屋,洗了手,抓了把玉米,撒在地上,雀儿欢天喜地落下来,跟它们一起过去的,还有鸡子,鸭子和一头小猪。
更田一屁股坐下来,甩了下手,把想落在他肩上的雀子赶走了。
下雨了,老伴说,喜鹊喳喳叫,天就下雨了,这下不用操心浇地了。
更田没有说话。
老伴继续说,下得不小呢,我到村东的地里看了,用镰剜了下,快要透墒了。
更田抬起头说,老天爷都要杀咱呢!
咋了?老伴担心地看着更田。
更田说,雨都下到村东了,咱的地只湿个地皮。
咋会呢!老伴站在丝瓜架下,头上落着一朵熟透的鹅黄的丝瓜花。
丝瓜花终于落下来,发出啪的一声响。
第二节
丝瓜架下的椅子上,坐着一个病孩子,名叫强生。
奶奶去了村前,把熬败的药渣倒在十字路口。听人说,药渣倒在十字路口,被走路的人踩过,病人的病就好得快了。
丝瓜秧子很厚,层层叠叠地铺开,就像一个绿色的遮阳伞,把酷热隔在外面。太阳艰难地扒开叶蔓想挤进来,留下的只是几抹闪闪的光点,一只鸡子受了诱惑,追着去啄,啄了几下就放弃了。
不独是丝瓜,还有黄瓜,它们也挤挤搡搡爬上去,但它们的小身板总是无法和霸蛮的丝瓜相比,不时被挤下去。它一点也不气馁,眼镜蛇一样的枝头高昂着,伸着长长的触须,寻找可以攀附的支撑物,一棵随意靠在墙上的木杆子,或者是近邻的一棵小树,最终找到一条捷径,爬上去,有了自己的地盘,开始自己的事业。它们开细碎的黄花,几天过去,花瓣的顶上便有小小的瓜蔓长出来,开始有筷子那么粗,一个星期后,就有强生的手腕粗了,强生看着它们成长,笑容便弥漫到枯瘦的脸上。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罗尔豪小说:农事诗的感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