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下载斗牛牛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mwenting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短篇下载斗牛牛 > 短文短篇 > 正文

伤夫子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4-05 09:33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 

人生就是一种天性的相遇。人生的故事不在于你遇到什么事,而在于你遇到什么人。
——题记
 
夫子,我念初中时的一个老师。我之所以这样的称呼他,而不称呼他老师,是因为在我看,在我有认知至今的生命历程中,堪当这两字的人唯有他了。算起来,我与先生(夫子)分别已经四十多年了,其间虽不再聆听过他的声音,但恍觉他一直就在我的身边,从不曾离开过。
 
 
 
先生名讳王长福,身材高大魁梧,尤其是他的腰板,挺拔而宽阔,一眼看去,像似经过行伍的训练般。印象中他从来都是一个发型——光头,宽而方形的腮帮上有着浓密的刮得发青的胡茬,这便衬托得本来就有点发红的面庞愈发显得彤红放光了,加上他浑厚的嗓音,像极了舞台上的关老爷。
我和先生的真正接触当是在我读高中的时候,那时他看上去约五十多岁。他教我们物理课。其实之前,在我念初中时,就知道学校有他这样一个人,他并不给学生上课。教室的后面是一片果园和菜地,他则是那片果园和菜地的管理者,时常看见他一个人拿着农具在园地里忙活。此外,他也负责管理学生上劳动课的农具发放和收缴。他和人并不多话,只是默默地一个人劳作。彼时便觉得这是一个怪异的人,加之听人说他的“成份”比较高,属于“富农”,曾读过解放前的旧式大学。虽不曾求证过,如今分析,他之所以不能给学生上课,估计还是政治上的缘由,属于所谓的“右派”人物。因为,后来在我念高中时,他便开始为高中学生上课了,教物理学。他教课极其认真,声音沉稳,不急不躁,极其有耐心。一个牛顿定律他会举一反三地讲解若干遍。当时就想,这可能是他多年没有资格站讲台的缘故罢。他与别的老师不同的一点是,学生们虽然有统一发放的课本,但他上课时手里拿着的总是一种已经发黄的旧教科书,包括他给学生们布置的作业也多是从他那册旧书中抄写的。
 
 
 
说这话正是“文革”的后期,彼时中学的学制是两年,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领到了初中毕业证书,并且都能免试进入社办高中(那时,每个人民公社基本都有一所高级中学)。尽管他那样苦口婆心地讲解,真正认真听讲并且能够听懂的学生几乎没有。这也正是我们常常为他的较真感觉到不啻于盲人点灯似的迂。要知道,我们初中两年所学的知识是多么的“实用”,和他手中那本发黄的教科书上的内容是多么的格格不入。那时实行“开门办学”,教科书虽然已经被变革得就像一杯寡淡的清水,简化得犹如一幅只有线条的简笔画,但依然会被弃之不用,所学无非一些生产生活知识。学生们根据自己的爱好和选择被分为三种所谓的“特长班”,体育班、文艺班和劳动班。我在初一年级时,便开始学习嫁接果树、手工制作砖瓦、炮制土火药等技能,甚至会用一颗老葫芦、一绺马尾巴、一块三合板等原料制作一把能够吱吱作响的板胡。试想,这样的学生,他能奈若何?
在高中刚读到一年多,适逢国家恢复高考制度,解散社办高中,虽然还没有完成两年的学历,但可以发给高中毕业证书。于是,我也便算是高中毕业了。高中毕业意味着什么呢?当时有两条道路可选,一个就是回家种地,另一个便是参加高考,继续读书。孰去孰从?这个关乎命运前途的问题,对十几岁的我确是一个着实困惑的抉择。回家种地?自不甘心,参加高考?凭借什么?要知道,当年的高考考中率只有百分之三、四。所以,当时大多数的学生就领了毕业证回家了。
 
 
 
就在我无所适从时,有一天下课后,先生叫我和其他两位同学到他办公室。所谓办公室,其实就是学校分给他兼作办公和住宿用的一间几平方米大的瓦房。屋内很局促,我们只能一溜靠墙站着。他拖过一把椅子对面坐下,凝视着我们问: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伤夫子的感言